安溪新闻网

怀念我的舅舅朱丁烈士

2021-09-17 08:35:51来源:安溪报-安溪新闻网

    □叶志安

    最近,中央电视台综合频道《等着我》栏目播放贵州何先生携母寻找舅舅墓地的报道,给我触动很大,因为我也有类似的经历。我也有一位舅舅,叫朱丁,也是革命烈士,也有革命烈士墓。

    中元节后,我再次来到参岭亭崎仑,找到革命烈士墓。这个革命烈士墓是参内乡人民委员会于1964年3月为黄则祖、朱丁等七位烈士设立的。来到烈士墓前,我凝视着一个个烈士的名字,敬个军礼,并深深三鞠躬。

    站在烈士墓前,我用手触摸着朱丁的名字,心潮起伏,思绪万千。此时此刻,我心里有许多话想对舅舅说。

    舅舅,我们没有忘记您。从我记事起,母亲常给我讲她有一个烈士哥哥,哥哥牺牲时她才11岁。1958年2月,政府为您颁发革命烈士证书。当时证书放在大姨那里。母亲带我到大姨家看了证书,后来证书转交给我保管。母亲多次交代要好好保存,至少是对舅舅的一种念想。听说您是在祜水马坑牺牲的。上世纪六十年代,母亲带我多次前往马坑寻找您的尸骨。因年代久远,都没有找到。每次回来,母亲都大哭一场。1964年3月,政府设立烈士墓,位于大厝杉子桥边公路内侧,墓碑上刻有您的名字。母亲知道后,激动不已,让我带她前往,看看她哥的烈士墓。后来,凡路过烈士墓,她都会停下来到墓前,用手摸着您的名字,默默地呼唤您。

    1977年,我任参内中学负责人,特地带领师生祭扫烈士墓,在您的面前,宣读了自己写的祭文。几次公路扩建,烈士墓迁移,我都到新的烈士墓地敬拜。这几年来,我参加泉州市国防教育讲师团、县党史学习教育宣讲团,我不忘带上烈士证,有机结合讲述红色故事。现在,这个烈士墓已被政府列为安溪革命遗迹之一,党和人民没有忘记你们!

    舅舅,我们永远崇敬您。乡贤朱秀三曾对我说:“你舅朱丁,与我是同学,1931年就读安溪矿务学校(安溪一中前身)。受进步思想影响,他与表兄李浪(曾任长泰乡农会主席)于1932年先后参加革命。他是一位刚强的男子,敢干敢当。”母亲曾对我说,她小时候经常在洋乌内九丘自然角落大厝旁的柿树下,为您放哨,若有陌生人赶紧告知您。她说,老李、老蔡等人常来家中开会。尽管如此,我对舅舅您的印象还很肤浅。为了深入了解您,我多次到有关部门查询,到县档案馆查档得知您的大概革命历程。舅舅,您于1932年参加革命。1933年1月,参加中共安溪县委开办的党政干部训练班和红军学校学习、训练。1933年春,中共安溪中心县委决定成立安溪红旗报社(后称安南永红旗报社),出版中心县委机关刊物——《安溪红旗》半月刊。5月,新增出版《支部生活》半月刊、《安溪通讯》月刊。您奉命任安南永红旗报社工作人员,负责宣传印刷工作,在李实等人领导下,传播革命真理,宣传党的政策,转战安、南、永、德等地。1933年10月,安溪红旗报社印刷的宣传品《看红军伟大胜利》,现在古田会议纪念馆第九厅展出。

    您还积极参加各个时期革命武装斗争。其中参加攻打祜水、镇抚民团的战斗三次,攻打民团陈维金部的武装斗争两次。1934年9月,您在诗山工作,得知叛徒出卖,形势严峻,遂与县后备队一道转回安溪,进驻参内祜水马坑。后被民团发现围攻,您与县后备队奋力突围,终因寡不敌众被杀害。牺牲时,您才23岁。后来,革命群众将您埋葬在马坑祖厝后沟山上,并栽竹、树以掩护。您被害后,舅妈也因支持您的工作,被民团不断威胁。无奈之下,舅妈只好带着一岁多的女儿外逃。据群众说,舅妈先逃到南安翔云,但民团仍不放过,不得不四处外逃,终失联。新中国成立后,政府确认舅妈为“五老”人员。舅舅,您被杀害了,民团连外公也不放过。有一次民团乡长拔枪要杀害外公,外公不得不外逃。

    舅舅,虽然没见过您,但在我的脑海中,您是一个有高大形象的舅舅。今天,我站在烈士墓前,看到除了您以外,还有黄则祖、黄明忠、陈升启、袁法南、刘昌义、纪国栋6位烈士的名字,再往右看,还有一个烈士碑。虽然这些烈士我不知道是哪里人,但我心里明白,他们和舅舅一样,有一个共同的名字——英雄。此时此刻,我想起了一首歌:为什么战旗美如画?英雄的鲜血染红了她。为什么大地春常在?英雄的生命开鲜花。舅舅,您与几千万革命烈士一样,都是我们心中的英雄!

    舅舅,我们永远不能辜负您。您1932年参加革命时,洋乌内村不过几户人家,许多人支持您的工作。新中国成立,政府确认的烈士有两个(您和李浪),“五老”人员有四名(舅妈谢软及李蕉、李阁、李邒)。家乡人民深深懂得,正是您与无数革命先烈的浴血奋战,才有今天的幸福生活。我们应该永远传承红色基因。可以告慰您的是,昔日的洋乌内,已旧貌换新颜。您原居住的家正面是兴泉铁路安溪东站。您居住的老房子,现在已是安溪东三环大道。亲爱的舅舅,我作为外甥,理应继承您的遗志不能懈怠。可以告慰您的是,我和我的儿子、侄儿听从党的召唤,先后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,穿的是陆、海、空三种军装,而且都是共产党员,都力争做最好的自己,为家乡争光。当然,这与舅舅三十年代那种革命精神比是那么的渺小,还应继续奋斗。今年6月29日,我荣获“光荣在党五十年”纪念章,在接受安溪电视台记者采访时我说过,这是一种荣誉,但更是一种责任、一种鞭策。我应做到退休不褪色,离岗不离党,在党就要心向党,听党话,跟党走,永远做一名合格的共产党员,有一份热发一份光。舅舅,您说对吗?

    亲爱的舅舅,安息吧!

【责任编辑:刘阳捷】

安溪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:

① 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、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本网原创作品,包含安溪电视台和《安溪报》新闻。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注明“来源:安溪新闻网”。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安溪新闻网欢迎各兄弟网站开展平等合作。

② 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XXX(非安溪新闻网)”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他媒体,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,与安溪新闻网无关。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,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、文字的真实性、完整性、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,请读者仅作参考,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。

③ 如因作品内容、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安溪新闻网联系的,请致电:23286000,或E-mail至:ax23286000@163.com